“钱就像蜜,每一滴都是甜的”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有一句名言:“本朝之盛,年年建江贡,龙团凤糕名誉天下……”篮与筐的精细程度,比的是品味的差异。虽然下士在那个时候,储存茶并不丢人,可以说是盛世最崇高的感觉。 相信很多读者都会为宋茶的优雅、精致而着迷、着迷。 电视观众还可以从《清平乐》《梦花录》《知否应绿肥红瘦》等剧中领略宋代茶道的魅力。

历史上宋茶真的有那么神奇、美妙吗? 恐怕这是真的。 蔡襄所创的小龙团地位如此之高,让宋仁宗爱不释手,连宰相都不愿意赏赐。 苏轼在《惠山访钱道人煮小龙团登峰望太湖》诗中激动地写道:“独携天上小月,试天下第二泉”。 由此可见,拥有一块小龙团是何等的荣幸! 欧阳修称此茶为“枢密院四人,钟书各赐一饼”。 得茶者“不敢试之,宰相珍藏于家,时有良客传之”。 二十年后他得到了一块蛋糕,但当然只是一个宝贝。

茶叶鉴赏课心得体会_茶叶鉴赏_茶叶鉴赏及品茶/

北宋徽宗赵佶《文慧图》

宋神宗年间,福建转运使嘉庆制作“密云龙”进贡皇室。 茶饼云纹细腻,工艺精湛,可能超过小龙团。 宣仁太后手里的东西并不多。 “亲人对你来说是亲爱的,乞丐的礼物尤其复杂。” 亲戚迟早要他们,这让宣仁太后很恼火。 一日,太后叹息道:“朕命建州以后不修‘密云龙’,受人所赐。” 不能炒啊!”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诗书中反复吟咏的好茶,但数量很少。 宋代人们日常饮用的“贡茶”与贡茶有很大不同。

宋代的茶茶制度比唐代更为复杂,目的是垄断茶叶利润。 “民间种茶者,应缴本钱给官吏,收走所有茶叶,官官自行出售。凡敢藏匿或私自出售者,有罪,十三茶本利销量会被记录,数量也会被记录。” 由于茶盐利润是宋代重要的财政来源,“国家的军费,皆来自茶盐利润”。 因此,政府正在想尽办法使茶叶利润最大化。 《水浒传》中提到的“八十万禁军”来自于赵匡胤所谓的“强干弱枝”的国策,但这百万大军的成本却非常惊人。

茶茶制度历经更迭,但与人民谋利益的斗争从未动摇过。 “第一是做官,第二是做生意,第三是做茶馆。” 早期的政策是官员采集茶叶卖给商人。 商人和茶农不能见面。 有很多缺点。 崇宁四年,蔡京改革茶法,允许商人直接与农民进行贸易。 但事实上,“质疑法律越来越复杂”、“质疑一遍又一遍”。 税收越来越多,民生越来越困难。

茶茶制度虽然听起来很聪明,但实施起来却很难。 茶产业“劳动极其密集、极其精细”。 采茶时节,“女劳蚕织,男劳务农,夜不能休,日不能休”。 经过如此多的努力和努力,茶农获得的收入却不尽如人意。 茶商获得了巨额利润,但也不满足。 宋朝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 电视剧说得对。 那个时候,人人都想发财。 苏东坡的好友钟书曾留下一句名言来形容宋代人民:“钱如蜜,滴滴都是甜的”。 当茶农、茶商、官员和朝廷之间发生利益冲突时,只会出现两种现象:一是市场上没有好茶;二是茶市上没有好茶。 2、茶农茶商造反。

宋金茶会

首先,当朝廷和官员压榨所有佃户时,就不可能做到“精良生产”。 茶农在采摘时,为了保护自己,只能以劣质茶冒充优质茶。 “厚厚的黄色晚叶大多采摘下来,仍与木叶混合蒸熟,用来填量。” (许嵩《宋徽要集·粮食品》)对此,朝廷无奈,只能严惩。 “禁止园内户户采集黄花、秋叶茶,违者将被剥夺官职。” (脱脱《宋史·食货》)政府绝不容忍有缺陷的茶叶:发现后立即烧毁。 然而,此类举措的成功有限。 茶农们对官方文件置若罔闻,全力以赴在茶中添加其他植物:金合欢芽、槐花芽、柳芽都有很好的效果。 “唯有茅草芦苇、竹篮之类不准入内。玉山植被的芽叶皆能调和。椿、柿子尤为奇特。” (苏颂《本草图》)

林红在《山甲清功》一书中介绍,饮茶者之所以经常生病,是因为茶农“多采叶,掺以粉”。 为了对付熟悉业务的官员,茶农们不断改进掺假技术。 “衙(精块茶)包含在柿叶中,普通产品包含在桴谪叶中。” 随着造假技术的出现,升值水平自然会上升。 茶艺大师黄如透露了鉴别茶叶是否“被污染”的秘法:“如果检验时没有小米粒和甜香,则杯面浮浮,隐若细毛,或有星星点点。”犹如片片状,是污染之病。是的,善于品茶的人,从茶杯的侧面看就知道了。 (黄儒《品茶品鉴要领·儒杂》)可谓是细致入微,眼光独到。

茶叶鉴赏_茶叶鉴赏课心得体会_茶叶鉴赏及品茶/

《梦花录》中国茶剧剧照

低档茶和其他植物也可以混入泡茶中,假冒名茶更有利可图。 陆游经过研究发现,茶叶掺假工艺由来已久:“旧时用米粉,加山药,近两年加桑芽,与茶叶掺假工艺十分吻合。”茶味多,奶味多,但如果和李子混在一起,就不会再混了。” 闻起来好香。”(陆游《蜀游记》)可以说技术越来越好了,不仅味道还不错,而且还有“奶多”的优点(大概是指“奶花”),何乐而不为呢?定州茶是这样处理的:“京师、河北、京西等地磨的,也是那些冒充蜡茶的人。”皇室渴望的贡茶品质,对于造假者来说并不困难。茶农可以用药物催芽茶叶,也可以将老茶与冬茶混合冒充新茶。还有一种“老工匠” ”带着一种工匠精神传授他登峰造极的技艺:“但如果你买一把小刀,加到汤里,花两万元磨碎,撒上冰片水,就能做出来。 所以就是按照这个来制作的。 已经完成了,非常好。 比如当年进阶的人。 是南郊每年的大礼,不少是送给宗族和近臣的,但正常价格稍有降低,仍属精品。”皇室成员说道。家人根本分辨不出区别。严格意义上的“公茶”就是茶叶加上其他叶子和添加剂。贡茶中,不太可能添加其他植物,但添加剂很多,品种也很多。元佑七年(1092年),喜州园丁赵世衡“造假名茶2000余斤”,产量如此之大,难怪载入史册。

绍兴十二年(1142年),宋高宗派曹逊为“报恩副使”出使金国,与完颜宗弼(金兀术)商议收回徽宗灵柩事宜。宋朝。 正式会议结束后,曹勋拿出自己的茶,请金国的使节们喝。 对方说道:“这是中档茶,我们和韩国边境也有一个茶叶市场,差不多三万串就能买到一茶,而且都是上品。” 曹勋大声宣称他的茶是“于千绝味”。后来,一场真刀真枪的茶战后,曹勋发现自己输了,他写了一首悲伤的诗,说:“有这几年茶园的建设争议颇多,官建私园总是混为一谈。”曹勋夸口说,他的茶品质上乘,品质仅次于普通茶。他感叹道:“天下缺君莫、桑拉姆,遂求助凌衡建,入特邻。”“特邻”指的是金国,君莫就是蔡襄。 ,桑菊就是陆羽,没有茶圣品鉴真伪,外交官在斗茶中受辱只能是新常态,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品茶艺术传到了金国。

茶叶鉴赏课心得体会_茶叶鉴赏_茶叶鉴赏及品茶/

《知否应绿肥红瘦》点茶剧照

徒劳的“渔业执法”

黄仁宇在《哈德逊河上的中国史》一书中总结了宋代的茶税:“税收没有任何限制,行政效率完全依靠政治压力,完全违背了金融经济学的原理。 ” 更重要的是,朝廷颁布的政策逐渐加大力度,“严禁人们出售假茶,每斤一百斤,放弃二十斤以上的茶叶市场”。 监察御史刘攀亲自钓鱼执法。 “他骑着一匹马,冒充商人,来到一户人家要市场茶,百姓不疑,就出去了。他被抓获归案了。” 这种方法不太可能解决问题; 这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王安石早就明白,“夫若夺取民之所欲,使之食不果腹,严刑峻法也不能制止。故鞭笞流亡之罪,从来不曾少过,走私走私之事也屡有发生。”从来没有在路上停留过。” 唯一不同的是,私人茶叶不敢公开出售。

于是,茶史上最混乱的一幕出现了。 一方面,朝廷四处追捕走私茶叶。 据高防记载:“诸国军队缴获私茶,每年不少于三万至两万斤”。 常到家家户户,不准任何人被忽视。”范仲淹注意到了繁荣与胁迫交织在一起的荒唐结果:“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人遭受这种惩罚。”

唐太宗淳化四年,四川青城县“失职茶贩”王小波、李顺叛乱。 此后,骚乱事件接连发生,蔓延至湖北、江苏、浙江、湖南、福建、江西、安徽等地。 例如,1175年,湖北茶商赖文正叛乱,入侵湖南、江西、广东。 著名诗人辛弃疾用计陷害了赖文正。 茶艺大师罗大靖对辛弃疾的举动颇为不满。 在《和林玉录》一书中,他嘲讽辛弃疾只杀了假赖文正。

黄宽忠先生的《南宋地方武装》(2022年3月版)显示,南宋改变了“强干弱枝”的国策,采取多种手段利用民间武装抵御外敌。 其中就有著名的“茶商军”。 可见,武装茶商卖茶一直存在,“诏安”也成为朝廷的最佳选择。

被层层剥削的茶农辛辛苦苦生产出好茶,然后低价卖给朝廷。 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 真实的情况是,茶农千方百计留下的好茶,私下以低价卖给商人。 故《宋史》记载:“善人皆为商人,为官者,时时粗恶”。

当然,市场上公开出售的茶(如《梦花录》中的茶)只能是“时粗时恶”的公茶。 李进曰:“世间之珍贵,家中所藏之物,非有公茶者矣?公茶过度邪气,不雅矣。” 王安石说:“官场粗恶,不能吃。老人家的粮食,多是走私贩卖的。” 欧阳修说:“现在人们自己买茶,需要真茶,真茶不多,所以价格贵。” 他的建议是:“如果放任山民买卖的话,国家就永远不会有废品了,天下人都会吃盐新茶,这对公私利益都是有利的。” 。

宋太宗在《罪敕》中明确表示:“我任用不当,不明理,亲民之官,不以和为策,而那些处理纠纷的人,只用砍伐来取功,就成了狂盗。” 然而,由茶引起的叛乱却从此没有停止过,可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宋代李纲早就解释道:“祖宗得茶盐于郡县,则郡县富矣”。 没有办法喙。 但政策执行本身缺乏有效监管才是致命问题。 提出“孤秦卑宋”理论的王夫之说:“乱世者,不乱法,亦不乱人”。

《哈佛中国史》第四卷的作者迪特·库恩说:“如果说宋朝从繁荣的公民社会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好处,那么它也为其军事短缺付出了代价。” 宋代财税制度的重点。

假冒伪劣茶叶尚未得到有效控制。 “假茶、掺假的茶叶很多,宋代称‘抢叶’,产品有柿叶、槐叶等。明代,假茶有苦灯树、柳叶等,称‘抢叶’。”城乡人喝的,多是托叶,而有的人只喝米汤,从来不知道茶的滋味。” (《明朝风俗》)预计到明朝末年,福建红茶将进入国际贸易,市场规则开始发挥作用。 ,老百姓可以买到质量稳定、合规的茶叶。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