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江南
剑胆琴心
一叶扁舟,划过记忆的熙攘。顺着眼前汤汤资水,慢慢拾起昔日的繁华与失意。

千年的历史沉淀了古镇的寂静,犹如小镇诗意的名字,俊秀、沉默中述说着更多的真实与失意。一排排紧凑的吊脚楼,一条条狭长的磨砺得光亮而平滑的青石板路,还有那些在门前、河边休闲的老人,街头巷尾悠然行走的人群,船上码头边纷扰的声音,在历史与现实间展示着这个只属于它的资水小镇——江南。
小镇临水而居,资水从西向东如一条玉带绕镇而过,镇南有思贤溪注入资水,“江南八景”之一的“镇南夜月”由此得名。俯瞰去,古镇倒影在资水静静的江面上,恰似一副写意的水墨画。由此,小镇养活了许多的作家、画家、摄影家。
“这是儿时的味道,几十年没有吃到如此正宗的油粑粑和米豆腐了,唤醒了太多的回忆。”同行的一位外省归来的江南籍老教授语重深长的讲述着六十多年前的过往。
油粑粑和米豆腐是小镇记忆的文化象征,相传有几百年历史。清代两江总督陶澍幼年求学路过江南时,曾品尝过这两种美食,大加赞许。尤其独特的油粑粑被称为小镇名小吃,由先人凭传统秘方用糯米浆和茶油炸制而成,色泽金黄,酥软可口,是梅山饮食文化的奇葩。来过这里的人们,都会买上几串,在细细的品尝中,追忆着古镇的沧桑变化,香脆、酥软之间似乎述说着一种历史、一种文化、一种思想。
江南小镇因位于资水南岸而得名,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是茶乡安化县八大古镇之一。清朝、期间,这里的居民过得殷实、富有,有“小南京”之称,带动了周边经济的繁荣。
建国初期,小镇仅有几千人口和一条沿江东西向约一公里的主街,街道两边店铺鳞次栉比,商贾如云。安化是中国最大、最著名的黑茶产地,而江南历史上曾是安化最大的黑茶集散地,有晋、陕、甘、皖等八省二十三县的茶商云集于此开办茶行,被誉为“世界茶王”的千两花卷茶就是由江南茶商首创,天尖、贡尖、黑砖等黑茶产品也在此诞生,解放初毛主席的妻兄杨开智曾在此创办湖南省砖茶厂。期间,小镇周边有裕兴福、义顺和、德兴永、南盛通、德和生等154家茶号,鼎盛时从业茶工有四五千人,民间有“益阳的米、湘潭的糖,江南的茶包象城墙”之说。乌黑发亮的片片黑茶经过茶女酥手的挑拣、七星灶里松木火焙和老茶工的精工细作,华丽化身为“三砖三尖一花卷”(安化黑茶的七个主要品种:茯砖、黑砖、花砖、天尖、贡尖、生尖、千两花卷茶)。茶产品用竹篾篓打包好后,或在阵阵江风里乘船沿资水入洞庭达长江运往世界,或在铛铛马铃声中沿洞市鹞子尖茶马古道入四川到青海。小镇江南,记载和打造了安化黑茶的江湖传奇——“唯茶甲于诸县,茶无安化字号不买”。
在以水运为主的年代,小镇因水而建,因水而兴,码头、船帮成了小镇独有的印记。陈、王两大姓和几大商号先后在小镇修建了十四处码头:陈家码头、万寿宫码头、六甲码头、石码头、南码头、庵堂码头、朱家码头、仁和码头、舟达桥码头、五福宫码头、王家码头、良公码头、德和缘码头、灵官庙码头。一时,码头边帆影如云,纤号如歌,茶香缥缈……江南,真的成了梅山人眼里的“江南”。一位从江南走出去的诗人曾写过《江南的码头》:穿过边街,重阳古树孤零于小镇的上空一棵椿树在房后开始发芽生长的季节爷爷翻晒昨日的渔获奶奶抬头,太阳已滚上树梢资江,在小镇外发出轰鸣的巨响春天亦如一梦初醒所有的影子窸窸窣窣摇晃祠堂门口的老槐树一群麻雀早出晚归,有帆影的码头孩子们往河里扔石头那些健壮的船老大浏览着刻在脑子里的航行日志目光冲撞簇簇浪花头脑里蓄谋穿越险滩的路线白鹭用叫声伴奏船老大望一眼白云悠悠的蓝天在船头叩下自己的头颅寂静小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音老黄狗无聊地耷拉着脑袋我无精打采地靠在树下,折叠纸船阳光透过树叶洒落一地碎银奶奶拜完河神庙,拽着我走向码头 千百年来,资水就这样静静地抚摸着小镇和两岸临河而建的吊脚楼。小镇民居均为梅山传统的干栏式穿斗建筑,黛瓦粉墙、木门木窗、青砖翘脊,大多为明清时代的建筑风格,青砖墙壁上的花纹清晰可见。镇区有十几条小巷,踏进这些静幽的小巷,就仿佛跨进了历史,踏进了流淌的岁月之河。有一些颓破的围墙上,摇曳着几株狗尾巴草,旧式的木板门扣得紧紧的,门楣上垂着绿绿的艾草,墙根暗绿的苔藓斑驳如枚枚古钱,向过往的行人诉说着小巷曾有的故事。任思绪随眼前的艾草、苔藓、狗尾巴草流淌,一时就有些恍惚,这一条条古巷,哪一块青石板上曾留下他乡远客的足迹?哪一扇木门曾受过归来游子的叩击?小巷不语,春风不语,只有紧闭着的院门后传出一阵嬉笑声,一树粉白粉白的繁花从围墙内茂盛出一派明媚,是桃?是李?真想去叩一下那历经百年黑亮亮的木门,那来开门的是百年前扎抓髻的童子还是身着罗衫的丽人?
小巷两边的墙壁由青砖砌成,纹理整齐有如图书馆的书列,随便抽出一块,怕也是一本泛黄的线装书吧!这书上一定写满了繁体字,是唐诗宋词还是古乐府诗?轻风细雨中,似听得诗人的吟哦,细若游丝又振聋发聩,这扑面而来的是明朝的风还是的雨?
踩着千年的石板路,抚着百年的青砖墙,走着思着,一抬头,已到了国道G536线旁的江南工业园施工场地,一串串历史足迹,一段段人文故事,被挖机嘶哑的吼叫声淹没。小镇在无奈的挣扎中已然变得安静、平和,犹如资水像母亲一般,在微波荡漾中寻觅一叶扁舟的倩影和孩子们嬉戏打闹的声音。青砖褐瓦下,飞驰而过的车辆扬起的灰尘和排放的尾气,呛得路边行人捂着鼻子。小镇上的几口古井和几座古石桥已深深地埋在地下,依水而建的黛瓦青砖粉墙的古韵民居已改建成混凝土结构的楼房,许多茶商的后代成了如今的开发商,纷扰的讨价还价早已变为了沉默,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仍旧坐在资水边等待着亲人的归来,仅留一首《古镇江南》的小诗还能让人记起她:一声长笛声音飞过东经111°21′,北纬28°21′白鹭衔起一枚种籽一湖明月唤醒一个江南谁的江南在排牯佬眼中让长洲的梦一次次狭长光的童年提起一溜蛙声渣角里,吐出烟波浩渺百花台,展开花的绚烂提一支钓竿做一回孤舟蓑笠翁钓半江细雨一江清风如梦令,那涛声千年悲鸣江南小镇栖息我心作者简介:陈剑辞,笔名剑胆琴心,男,1970年9月生,中员,大学文化,湖南省安化县人,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通讯地址: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沿河巷40号原建设局大院县创卫办。手机:19907376258,QQ:843645658,邮编:413500一键关注

作者 admin